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培正小学测向队的空间

不经历风雨,怎么见彩虹,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文明其精神,野蛮其体魄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转载】享受自然与孤独——无线电测向国际冠军李梦冰  

2014-04-01 19:27:5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【转载】享受自然与孤独——无线电测向国际冠军李梦冰 - 培小测向队 - 培正小学测向队的空间

人物介绍:李梦冰,广州市第二中学2013届高中毕业生,未接受任何出国留学中介培训,以其在广州二中三年优异的学习与表现,被美国北卡莱纳大学录取。在高中三年,多次代表中国国家无线电测向队参加国际大赛,获得多个世界冠军。到北卡大学后,2013年10月参加第十三届全美测向锦标赛暨第十七届国际业余无线电联盟(IARU)2区无线电测向锦标赛。作为是唯一的中国选手,李梦冰在比赛中表现出色,包揽了W19组别80米与2米的第一名。这是中国运动员首次参加IARU 2区锦标赛,也是中国运动员首次在IARU 2区锦标赛获奖,实现了中国运动员在2区“零的突破”。

 

享受自然与孤独

——无线电测向国际冠军李梦冰

        从踏上美国大陆的那一刻起,我已经在这片土地上待了八个月有余了。这些时光,痛并快乐着。

作为北卡教堂山(UNC)的学生,我总是很自豪地向别人介绍我是一个Tar Heel。我的自豪源于UNC全美顶尖的学术水平,源于教堂山这个小镇四季分明的怡人天气(在来到教堂山之前我从来没有见过雪!),源于学校甚至整个美国南方的热情与包容。就个人浅见,我十分欣赏美国文化的包容性。这种包容性与全世界的任何地方相比都十分独特;美国南方尤其如此。其中一个原因是,在街上看到“各种各样”的人——白人、亚裔、西班牙裔、非裔美国人等等——一点也不是件稀奇的事情。各种宗教派别共同存在。因此,尽管绝对平等并不存在,但是在这里,我感受最深的便是从多样性衍生的人与人之间的尊重与平等——不论一个人的肤色、信仰、性别、性取向、癖好等等,所有人都被平等相待。

    我一直对能来到UNC感到幸运。回想当初,尽管来美国读大学的想法从初三的时候便开始生根,但是直到高三我才真正开始准备出国事宜。好在SAT的分数对于这项仅准备了一个月的这项考试不算太低。而在申请过程中,无线电测向经历对我的帮助可谓不小。就我的理解,许多美国大学很注重体育,美国学生也很注重体育——有些学校会因为冬天下大雪停课,但是体育馆不会关门。所以,体育比赛的经历能为申请文书“加分”。其次,几乎所有美国大学都会保证学生多样性,因此无线电测向这样特殊、少人接触的项目让我的体育经历更为独特。

    在美国,无线电测向并不像在中国一样流行,甚至可以说“没什么人”知道这个项目的存在——每年的美国/二区测向锦标赛仅有三十多名参赛者。当然,知道定向越野的人也只比知道测向的人多那么一点。美国无线电测向的地域分布特点很明显:几乎都集中在加州和波士顿,而且测向在很多时候是某一些定向越野俱乐部的“小项目”;离UNC最近的“附带”无线电测向的定向越野俱乐部——Backwoods Orienteering Klub——并不在教堂山,而是在北卡州的首府罗利。UNC有一个定向越野俱乐部,但是现状比较惨淡:除了我和前社长,没有其他真正活跃的成员了;由于缺地图及安全问题,我们无法在学校开展定向越野,偶尔参加Backwoods在周末举行的定向越野比赛成为了我们的全部活动。美国玩测向的运动员有个特点:几乎都是各行各业的顶尖人才——有哈佛的博士后,有高级工程师,有大学教授等等——可是缺少学生。好在现在很多俱乐部花了很多心血在青少年中普及测向上,吸引着很多学生。

    尽管我上了高中才开始接触无线电测向,但是高中三年的测向经历对我的影响实在不小。身体素质的提高显而易见。即使是跑一场短距离测向,也要跑一两公里,更别说长距离测向,在国内要3-5公里,在国外更是要6-8公里。如此长的距离,对毅力和体力都是一种不小的考验。现在用来扛住这么累的学业的毅力,必有一部分来自当年的无线电测向。其次,因为测向,我的性格从高中前的沉默寡言变成现在阳光开朗。记得有一个研究发现体育大学的自杀率远小于其他大学,或是普通高校的体育系的自杀率远小于其他院系,其中一个可能的原因是,学体育的人拥有更乐观的生活态度。于是,现在这个大大咧咧、多很多事情都抱着无所谓态度的我,心情总是阳光灿烂的我,总是放宽心胸的我,很大一部分来自测向。把心胸放宽了,就总是告诉自己:没什么过不去的坎。

    我钟爱的长距离测向给予我机会在丛林里奔跑。在这奔跑之中,不知不觉地形成了对自然的崇敬与热爱。我很享受在树林中穿梭的快感——踩着软软的铺满落叶与树枝的土地,吸着植物吐出的带着泥土味道的新鲜氧气,和着穿过树叶间隙的星星点点的阳光,手持测向机带着耳机听着信号大步大步向电台方向奔跑。即使“我”的奔跑以“我”为中心,但是不论是在水南村还是塞尔维亚的大森林,我能跑到能见到的地方只是整个自然非常非常小的一部分。有时候以为自己测向很厉害,可是一旦陷入窘境,在林子里不知该往东南西北那个方向跑的时候,人生命的渺茫感油然而生——仅仅是那一转瞬,就能如此害怕——人是多么渺小,人只不过是上帝随手创造的结果之一,或是已经发展了几十万年的大自然的结果之一。好在有了测向,让我能亲身融入自然,亲眼欣赏自然之美。而在丛林中一个人奔跑的勇气与孤独,和享受孤独的勇气,必对我的人生道路有巨大影响。

20140324165341221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85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